沈西辞

夙愿难了

「遇见」 羡鱼/临渊情

最后一天啦,这一年里面,遇见了很多的人。当然还有很多的沙雕_(:з」∠)_(小声逼逼)

ooc

私设众多


“羡鱼兄,我和宸褚出门采购啦。”

“嗯。”

“要帮你带些什么吗?”

“一串糖葫芦便好。”

“哎看不出来羡鱼兄你喜欢这些酸甜之物啊。”宿祁惊讶的看着他。

“不……”他正欲开口解释。

“你傻呀,羡鱼兄肯定是给师兄带的啊。”

宸褚笑着冲宿祁使了个眼色,然后拖着人溜了“对吧羡鱼兄?我们先走了啊。”

“哎……”他本欲说些什么,但看着二人扬长而去的身影,也就放下手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个人真是……

索性今天无事,他也乐得清闲,便靠着梧桐树闭目养神。空中传来了茉莉的香味,有些安神的意味。

第一次见师兄的时候,茉莉花好像也开了。

意识陷入睡梦里,迷迷糊糊的却是想到了这。

初遇

那天是他值班,负责打扫院落。

梧桐树的叶子散落在地上,他将它们扫在一边。

弟子们都出去了,院落里安静了下来,他不言不语,只有扫动树叶时的沙沙声。

白衣裳的人儿突然从墙的一边翻了过来,跳落时好巧不巧踩在梧桐叶堆上,纷飞的叶子借着风悠悠飘落。在四散纷飞的落叶里,一时间,他有些错愕地看向那人。

墨色的双眸熠熠生辉,恍如夜空中的星光一般,嘴角上扬,眸子里也带上了笑意。

那人瞧见了他,下颚扬了扬,朝他笑了笑,正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可眉间的贵气和骄傲却又似一个矜贵的小少爷。

自此,便是再也移不开眼了。

“师弟,师弟……” 熟悉而又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唤着他。

他睁开眼,那个熟悉的人儿正坐在他旁边,挑着眉冲他笑。

“师弟今日怎么会睡在树下了?”言语间是满满的调侃意味。

他不语,只是直直盯着那人。

“别瞧了,我脸上有花不成?”青年挑眉,伸手去碰,好似真有什么花一样。 却猝不及防被人拉入怀中。

他埋在他的颈间,不语。

“怎么了今天,梦见什么了?”青年无奈,轻轻拍着他的背,温声细语地安抚着他。

“梦见初遇你的时候了……”他闷闷地说

“那不挺好的。况且……”

“你当初可看我看了许久。”

“……你把我扫的落叶给弄乱了。”

“咳咳……意外,这只是意外。”

“嗯,意外。”他笑着配合着恋人。

“羡鱼兄我们回来……诶诶诶?!少,少少少少阁主?!”破门而入的宿祁好巧不巧撞见了两人相拥,惊的下巴差点要脱臼了。吓的二人下意识松开了手。

“诶没事没事哈羡鱼兄你们继续继续,当我们没出现过再见啊”宸褚立马反应过来,连人带物都拉了出去。

留下院内两人坐在原地,气氛不禁有一些尴尬。

“这两个家伙可真是……啧,扰人兴致。”青年一脸不满的嗔怪道。

“嗯。”他轻笑应和,眼里映着青年的身影。

青年今日,与当初二人初遇时的穿着一样。

仔细一数,已经有五年了啊。

今年是最后一天呢。明天就是第六年了。

青年注意到他的目光,转头过来,半靠在他怀里,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月亮,很安静也很美。

时光还很长,他们,也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陪伴对方。

END.

不错不错,还是赶上了,所以……我一开始好像是因为翻了一下旧文,瞅了一下时间,翻了一下那个太太。

然后我就这么赶出来了一篇……第二次不撒刀子了啊。

(一开始好像是打算写忘羡来当2018年最后一篇的_(:з」∠)_)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