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殊

南风知我意

吹梦到西洲

这里沈西辞。

七夕快乐呀!
还有我更新了诶,不过你们估计看不到,因为是一个活动,要是认得出我……还真是难以置信。中午估计能掉落一篇忘羡。

嗯,又是美好的一天,除了外面天气不好,然后,接着睡。

晚上写段子去。

cp名撞了就把我挂墙……抱歉抱歉,我已经申明并且强调过了,如果你们非要不讲理,就随便你们吧。
我的文笔不好,不敢让人恭维就不敢让人恭维吧,我自己写文就是为了开心,随便你骂吧,反正文笔本来就是要练的,有多差无所谓你怎么说,我自己爱写我自己乐意。

你什么时候更新?

南风知我意:等我书到了再说。

书到了跟你更新有什么关系

南风知我意:因为我没有灵感

你确定你会更新,而不是一头扎进那本书?

南风知我意:我要是不更新,就让我发烧。

你发烧多少年前的事了……

南风知我意:去年的事情了。

你要是这回发烧了,我就成罪人了。

南风知我意:没事,我烧着烧着就退了,不用磕药。

tbc.

混更,那本书她到现在还没有下单…………

我可能应该想想她发烧了我该怎么办【思考。】

『秘密引发的小苦恼』剑圣大大生日快乐!!!

  黄少天觉得最近有一点不对,可准确来说是哪里不对呢,他也说不上来。但总是感觉身边的人好像在刻意躲着他。
  这让小剑客不禁有些苦恼。
  不过他又想了想,觉得喻文州应该知道,毕竟他可是个无所不知的精灵。
  喻文州:少天,无所不知可不是指知道别人的想法。
  但是没想到那个喻文州居然不给他开门!!!
  诶这门上写着什么?
  “在下要出一趟远门,不知何日归来,如有要事,请投信件。”
  黄少天看着门牌上面的字,低声念出。然后翻了翻旁边的花坛。
  ………………黄少天沉默了一秒,两秒,三……
  “我可去你的喻文州!!!”
秒。
  剑客的声音在偌大的森林里传开,吓得动物们以为喻 先生把黄少给拒之门外了。
  哎,这次猜对了诶。
  黄少天在喻文州那边吃了个闭门羹,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去找王大眼。
  让我们看看另外一边的王大……呸,魔法师在做什么。
  “嗯,好,注意安全……”王杰希正在用水晶球对自己的得意门生高英杰说一些注意事项,结果这个时候他的那只猫头鹰和那只黑猫急急忙忙地扑到他的身上。
  王杰希刚开始有点懵,听到黄少天要来的时候,对着面带疑惑的高英杰说“英杰,告诉小别他们,如果看见黄少天了,他要是问你们我去哪了,就说我去山洞里面炼药了。”
  我们再把镜头转到黄少天这边。
  蓝色的剑客急匆匆地敲着微草的大门,结果敲了半天,却换来路过的猫咪一句“魔法师大人为了制作魔药,昨天就已经出门了。”
  黄少天虽然不相信,但是问了周边的动物后,才不得不接受王杰希昨天和微草众人出门的事情。
  王杰希突然间很庆幸他没有听那个谁的“随机应变”。应变个球啊!黄少天这个话唠压根不会信的好不好!
  诶等等他是不是相信了喻文州?
  王杰希表示他什么也不想说。
  我们的剑客并不会因此止步,于是他去找了张新杰。
  意料之外的,祭司开门了,因为他这边没什么,他只需要装发烧就好了。
  “诶张新杰怎么一阵子不见,你这个祭司都会发烧了话说你知不知道他们都干什么去了?一个一个躲着我就算了,还都出远门了比如喻文州那个家伙他竟然把锁给换王杰希昨天还出去找材料了…………”
  “黄少,打住,我还是个病人,需要静养。”张新杰表示自己很心累,边扮病人还要憋笑,真的很辛苦的好吗。
  “好吧好吧,你自己慢慢静养我去找别人,再见再见啊!”黄少天从床旁边下来,走出门的时候顺带关了门,然后张新杰就把门上锁了。
  早知道早点做好锁门的准备了。
  于是我们的小剑客把朋友全挨个找了,结果要么不在家,要么生病,要么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心塞,他需要好好缓解一下。
然后小剑客就在自己的家里面睡着了,睡了很久,毕竟去找了那么多人,也累了。
  一觉醒来以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但是小剑客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双大小眼。
  “啊唔唔!!!”黄少天被捂住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弱小而无助

  个鬼哦。
  喻文州不知从哪里走过来,把王杰希和黄少天拉开,   有些头疼的说:“你不是进来看少天醒没醒的吗?”
  “我刚想看看他怎么还没醒,谁知道他就睁眼了,还叫了。”
  “我靠!还怪上我了要是你一觉醒来看见了一双大小眼还离你那么近你能不叫吗而且你还把我嘴捂住了好不好…………”
  “那个,黄少醒了吗?蛋糕已经好了欸。”卢瀚文从门外探进头来,有些不解的看着正在和王杰希争理的黄少天,然后他看见喻文州有些头疼地站在一边。
  “蛋糕?什么蛋糕?”黄少天扭头疑惑地看着卢瀚文。
  “是少天的生日蛋糕,特意瞒着少天,是为了给少天一个惊喜。”喻文州看着他还是不知道,有些无奈地笑道。
  “我的生日?”黄少天歪了歪头,仔细想了想“对哦十号是我的生日,而且我过完生日好像就要成年了……”
  “所以剑圣大大不出去吗?”喻文州温柔地笑着看他。
  “当然出去看啦……哎小卢你干什么!”
  “哎黄少别动,这是惊喜中的一个,是小别前说的。”

  “哟话唠来了,还蒙着眼,瞧这路走的还需要文州扶。”
  “叶不羞你不是说你病了吗!”
  “哪能啊,你还没病我就病也太不像话了。”
  “叶不羞你个臭不要脸pkpkpkpk!”
  “少天,还是等你过完生日再说吧。”喻文州帮他拆下了眼罩,笑着看着他“现在好了,少天可以睁开眼了。”
  眼前是他的那些朋友,一个个都笑着看着他,还有一    个蓝色的蛋糕,差不多有个七八层了,最顶层上面
  有一个小小的人,是一个拿着剑笑的灿烂的……他?
  难怪给我吃了王大眼研发的“延时睡觉”。
  黄少天想着。

  剑圣大大就和以前一样,许了愿望,吹了蜡烛,然后不知道是谁起到头,开始互相抹对方蛋糕,黄少天受到的攻击则不是一般的强烈。
  黄少天郁闷地看着喻文州边拿着纸巾给他擦脸,边在那边憋笑。
  “文州……”
  “好了别动,就快擦干净了。”
  “你要笑就笑吧……”
  “擦好了,不会笑你了。”喻文州将嘴角的笑意压了下去,伸手抹掉了黄少天鼻子上面的奶油
  “文州。”
  “嗯?”
  “谢谢你。”
  喻文州看着他“不客气,我的剑圣大大。”

  “黄少天!”
  “突然叫我干什么啊!是不是想和我pk啊,放心我不会下太重手……”
  “祝你十八岁成人礼生日快乐!”

  “少天,十八岁成人礼生日快乐。”
  喻文州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黄少天,轻轻的说到,淡紫色的眼眸里温柔地倒映出一个逐渐成长的身影。

  微凉的风轻轻吹过,夜空里星光灿烂。
  倒是比平常要好看极了。
 
 
  END.
  

  剑圣大大成人礼生日快乐!永远爱你!希望你无论多少岁都依然是那个话唠是那个剑圣大大!

  永远爱你♡。
  0810十八岁生日快乐。

  亲爱的剑圣大大。

『羡鱼今天搞事情了吗』

咳咳,这个cp叫羡情,但这个不是那个羡情,这只是一对很甜的bl!!!请不要误会!!!也请不要喷!!!

  临渊情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被耍了。

临渊情:师弟~陪我去逛花楼好不好~『笑得一脸荡漾,完全没注意身边的少年什么时候黑了脸』
羡鱼:……师兄还是自己去吧。『板着的脸不知不觉黑了下来』

临渊情:别啊师弟,咱们一起去呗,影卫他有事,没人陪我去,你就陪我去吧师弟~『依旧晃着少年的袖子,放佛不达到目的不罢休』

羡鱼:『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微笑的看着他』好啊,听说城西新开了一家花楼,我现在就和师兄一起去见识见识。

临渊情:『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笑容有点不太对,但还是开开心心地点了头』嗯!

临渊情:师弟你又骗我!!!明明就只有卖花饼卖花卖花香囊卖刺绣的!!!『叉着腰鼓着腮帮子朝少年撒气,模样甚为可爱』

羡鱼:不是师兄说要来花楼的吗?『抱臂挑了挑眉,嘴角稍稍勾了勾。』

后来据临渊阁弟子说,少阁主提着剑追了羡鱼一天,虽然根本算不上追杀,看着跟打情骂俏似的。

tbc.

第一次不敢打tag『怂』

我不管我还是打吧。

那个什么我更文了,是跟朋友们组的一个的cp,虽然cp名撞了,但是要相信,这对bl真的超级甜,比如我一个朋友写的甜死了。回去问问可不可以传过来,请千万不要以为是那个,真的和那个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请不要误会!

我怎么会在客厅从八点多睡到了十点多,然后又回房间睡到了现在……
我好像还在做梦了……
完了我澡忘记洗了……

[带孩子的安定] 一

人物ooc
文笔渣
微量安清
年龄操作注意
清光三岁,安定十三岁
有私设
现代paro
带孩子的安定有点坏心眼啊

清光:阿定。
安定:不是阿定,是安定,小清光你怎么连发音都不标准呢。(戳了戳清光软软的小脸蛋)
清光:唔,安…定(眨了眨眼)对乐麻
安定,噗,对了,不过是对了嘛,不是对乐麻(憋笑)
清光:笑甚么(歪歪头)
安定:没有,没笑什么,小清光要不要吃糖糖啊?(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根橘子味的棒棒糖,在清光面前晃了晃)
清光:要(奶声奶气的回了一声,伸出小小的手去抓)
安定:(手维持着先前的高度)那自己过来拿啊。
清光:(眨了眨眼睛,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结果脚一滑,却摔到了安定的腿上)痛╯﹏╰
安定:(赶紧把小家伙抱起来,揉了揉他的头,把糖拆开了给他)下次小心一点,不然冲田叔叔回来又要怪我没看着你,糖好吃吗?
清光:(咬着嘴里的糖,含糊不清地回答)好次。
安定:(嗯,是挺好吃,橘子味的糖很甜,小孩子应该都很喜欢……)

安定你也没多大哦

tbc.

我也好想,养一只,奶清光,奶声奶气的超级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额不对啊

感谢您看到这里,后面的两篇债我就先欠着了,什么时候还我也不知道啊,我要去磕得体还有码烦烦生贺啦!。

[冬日的礼物] 得体

人物有ooc
现代paro
文笔渣的很
那个什么,标题起的不好请见谅
哪里不好,请指出来
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暖水袋还有用毛线缝的。

  “傅恒!”
  傅恒坐在长椅上,思考着一些问题,突然听到了一声软软糯糯的叫声。
  他抬起头,面前站着一个女孩,脸上笑吟吟的,手放在身后,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个人他当然认识,高一三班的魏璎珞,他家姐姐最喜欢的学生,也是一个能让他姐夫天天醋缸都翻了的人。
  傅恒暗自腹诽到,觉得他姐夫有点,嗯…蠢。好歹也是个校长,可上次姐姐的朋友和姐姐在卧室里面画画,他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风,差点把他姐门给踹了,幸好魏璎珞拦着……
  傅恒看着面前的女孩笑吟吟的,皱了皱眉,开口道:
  “女孩子怎么可以对男生这般笑,这样不……”
话还未说完,就被璎珞给打断了。
  “不得体对不对?可是学长,你能不能不要开口闭口不得体啊。”魏璎珞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嘴巴不自觉地嘟了起来,眉眼中有一些恼意,难得的有一些生气。
  “你找我什么事?”傅恒有些心虚地转移了话题,也避开了眼不去看她,毕竟实在是鲜少看见她这个样子,他怕自己忍不住去掐她的脸……不行傅恒,你怎么可以这么想,要知道,这样可不得体……
  “喏,这个送你。”魏璎珞眨了眨眼睛,虽说还是有些不开心的,但她还是想知道他会不会收下,毕竟她可费了好几天的功夫。
  “这个是……暖水袋?”傅恒看着魏璎珞手中的东西,讶异的开口道。
  那个好像是缝的……
  “对啊,不是冬天到了嘛,我记得你前阵子还因为着凉生了病,就想着给你缝了一个暖水袋。”魏璎珞提到这个,心情又好了起来,不自觉地笑弯了眼。
  “你手指怎么了?”傅恒皱着眉看着璎珞手上的伤,倒没有心思去管那个暖水袋了。
  “手指?”魏璎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一个手指头上正贴着创口贴,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回答说:“因为第一次做这个,不小心刺到了,让你见笑啦。”
  “以后别这样了……”傅恒有些不太开心的说。
  “那这个礼物你还收不收?”魏璎珞扬了扬手里的暖水袋,挑眉看着他。
  “收。”傅恒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他实在是没办法忍下心拒绝她,其实也有他的一点小心思。
  魏璎珞不由觉得这几天的心情可能会一直这么好,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
  傅恒这次少见的没有说她一句不得体,他看着手里的暖水袋,勾了勾嘴角,眼里染上了几分笑意。

这个傻姑娘。

END.
因为是第一次写,哪里不好还请见谅,我真的超级喜欢他们两个,所以实在是忍不住,如果不喜欢请轻喷!
非常感谢您能看到这里,晚安安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