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西辞

多给我一点糖。

换季就喝药这毛病还是改不了。

真难喝。

今天真美好。


看了《闻香识女人》,《海街日记》,唯一可惜的就是没看《午夜巴黎》而且缺了两罐锐澳。


在床上窝了半天,帮同学边抄卷子边看电影。


得到了一个安静的下午,却缺了窗外的夕阳。


不过总而言之还是很美好的。


并且得到了一个新的宁静。


  “此生,”

  女孩顿了顿,抬头看向窗外,蔚蓝的天中浮着浅白的云,阳光微微照进来,投在她的脸上。并不刺眼,反而带着些许温暖的意味。

  “应该都是你。”



九点水大大生日快乐!


魏无羡:歪,蓝湛,我想出去玩~


蓝忘机:天冷,你还感冒了。


魏无羡:可是我好想出去逛夜市啊,家里好无聊,你也不在。


蓝忘机:我快到了,给你带了饭,等你好了我带你去。


魏无羡:呜哇二哥哥你真好!mua~


蓝忘机:嗯。


蓝忘机:下来开门,我在门口。


魏无羡:好!二哥哥等我一下!


  魏无羡丢下手机,掀开被子,急匆匆的穿上拖鞋,踩着楼梯发出“踏,踏,踏”的声音,打开门后却是先拥抱了寒风,打了个哆嗦。


  蓝忘机皱了皱眉,连忙把门关上。


  “怎么穿这么少就下来了。蓝忘机脱下外套,将他包了起来。


  “不是不想让二哥哥多等嘛。”


  “下次注意。”


  “知道啦 。”


END.


宿舍就我一个人了。


无聊。


「家」

  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在家门口等着你。

  傍晚有些冷,带着寒意的风迎面吹来,魏无羡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他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在这条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

  他本来应该是要回家的,可是他今天不想回去,哪里也不想去了。可是能去哪呢?他只好在街市上晃荡。

  电话铃声又一次的响了起来,亮起来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个熟悉的号码。魏无羡没接,按了关机。

  他在边上的小摊里买了一份糖炒栗子,味道很好,就是有点烫。

  路过书店的时候,魏无羡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下走了进去,从架子上找到那本《雅舍谈吃》,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了起来。

  书不薄,刚看完一半,天就已经黑了。外面的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起来,街市上满是涌动的人群,魏无羡拿着书去付了钱,顺带得到了店长大人赠送的一杯热牛奶。

  他在路灯下慢慢地走着,手上拿着牛奶杯,小口小口地喝着。他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了那个他熟悉的地方——他和蓝忘机的家

  门开着,暖黄色的灯光从屋内透了出来。有一个人,倚在门旁,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琥珀色的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

  魏无羡笑了,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笑的灿烂。他小跑了过去,扑到了那个人的怀里。

  “蓝湛,我回来啦。”

  “魏婴,欢迎回家。”

  蓝忘机抱住他,在他耳旁轻声说。

 

  只要你没回来,我就一直等着。
 

  灯亮着,门开着。

  我在门外等着你。

 

  end.

  《雅舍谈吃》其实挺好的,就是我一直没时间把它看完,有点可惜。

  羡羡回来的晚,这种事经常有。

  但是无论多少次,汪叽都会在家门口等他。

 

 

练笔

他开了门,微微倾身撑起伞来。


雨打在伞上,夹着风迎面吹来。


他沿着商店的路慢慢走着,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店门,收伞走了进去。


他将雨伞放在门旁,从善如流地从吧台上拿走一杯热牛奶,手指在书桌上轻轻的敲了敲。


“哟,今儿来的挺早。牛奶吹两口再喝,刚泡的。”青年抬头看了眼他,挑眉笑了笑。


“嗯。”他轻声应了话,将身上黑色的大衣挂在一旁的衣架上,驼色的围巾解下来挂在旁边。随手从书架上抽走了一本书,倚在吧台旁看着。


天还早,街上没几个行人,店里也安静,两个人都不说话,各看各的书。


「此生空忆待长久」

说实在我自己都不懂这标题什么意思。

啊当然了,这只是个占位的,可能和因你而改变一样留到明年还在发霉。


“为你,千千万万遍。”
                            ——《追风筝的人》

月考成绩出来了

我表面上稳如老狗

实际上也还是稳如老狗,盘着腿坐在床上啃着棒棒糖看电视

待会儿刷题去

文今晚估计能更

话说我妹今晚生日,可以吃烧烤(●—●)